他們都避談性愛的過程,或者說,不敢公開的談。

我,也不敢。


滾著粉紫繡邊的棉枕裡。

凌晨三點做完愛後,左手一伸,抓起小櫃上杯與酒,

琥珀色的液體流入圓口杯中,傾進我的喉。

仰首看不見星星,看見了卻又寂寞,

沒有感情存在的性愛,不過只是發情的野獸。


那不是關於需要的課題,我拄著頭,

內心的疲倦,始終沒有真的痊癒。

我的執著,引領著我一直想像那情境、那些話,

而我總是會因此想起,不被在意著。


只是填補寂寞的材料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ffine 的頭像
Graffine

我在英國日不落

Graff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