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笛、手琴、六弦琴,這樣子的搭配意外發展出讓人心情愉悅的曲子,

是樂器本身的輕快,還是音符行進的軌跡所致呢?

短笛的聲音好活潑,我很喜歡,真希望能常常聽到這樣開心的旋律。


無論遇到了什麼事,只要懷抱著希望與熱情,用盡全力去做,到最後一定會有光明的結局。

我們這樣想著。


事實上,我無法一個人做到,這是天性使然,

如果我可以,那我應該也不是我了。


我覺得自己感動的點非常奇怪,那些一般人會覺得溫馨浪漫的片段,我常常會沒有什麼反應,

反而總是在一些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的場景或情節之中,我的鼻子會隱隱透著酸楚,眼角含著若隱若現的光芒,

是為了想與眾不同,還是我本來就是這麼奇怪的人呢?

言談至此,我突然想起,似乎很久很久,沒有因為別人為我做了什麼而感動了,

近年來(或者說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),我所憶及的感動總是侷限在自己一個人的光景之中。

而為什麼會這樣呢?

是因為我心裡所認定的朋友或者家人,並沒有給予我內心所編織的那些畫面,

還是我自己已經不習慣與人一起感動了呢?

噢不,這樣說好像我很貪婪的樣子,事實上好像也是啦,哈。

我覺得自己心裡太過纖細,儘管到了這樣的年紀,看過了許多風景,

我心裡還是像個天真的孩子般不斷的期待想望著溫柔,

這是我這輩子無法輕易放棄的欲望,是我最想要的東西。


我懶懶的,不想思考些什麼,但我也不願意就待在家裡昏沉的渡過,

我渴望著陽光罩身的熱烈,也許還配著點搔首弄姿(?),

人生每件事情都是意外,我還在等待我眼光注視著的意外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ffine 的頭像
Graffine

我在英國日不落

Graff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